2010年3月23日

Love to Dead ?!!

2010.03.26. 更新

當初廢死刑的議題讓我覺得必須審慎思考 (請見下面的內容),不過自從貴婦奈奈說:聽受害人的故事 @ 貴婦奈奈的福態日記之後,越來越多的人以及朱學恆網誌也把活動主軸定調成:請來,聽聽她的故事 @ 朱學恒的阿宅萬事通事務所之後,我認為我從遲疑轉向支持這個活動了!(我一開始其實也同意傾聽) 不過,即使我們聽了被害人家屬的遭遇、即使我們用同理心,我們第一個應該得到的是:被害人及其家屬長久以來未受到良好照顧與後續輔導的狀況應該立即要求各級政府改善,如果你說我聽了之後,就同仇敵愾地說要反對廢除死刑。

抱歉,我又陷入很長並且應該不一定有結果的思考了..

=====================
2010.03.23.

最近沸沸揚揚喧騰一時 (看了超多篇網誌都這樣說、所以我要改) 的就是死刑存廢、以及其相關衍生的議題。而星期六就有朋友要走上凱達格蘭大道嘗試發出與既有團體、以及前法務部長不一樣的聲音。

有參與核心的朋友問我要不要去、也有人在大陸的朋友想去找我、也有沒找我一起去但我知道他們要去的好幾個朋友。我因為要家教一整天、傍晚回來會比較累,所以時間來不及和體力因素讓我婉拒了。不過我應該會晚點到場找個朋友照個面、買瓶水之類的。

你如果詢問我對相關議題的想法,我只能確定一件事情,就是『無關乎死刑存廢、既有宣判而犯人不再上訴的案件應該按照程序處理』,一個法務部長不應該在上任之後推翻他應該做的事 (但不必須、所以設身處地,我同意"沒有處理"、而不是上任之後說絕對不簽署),職權與責任的修改不是任職者本身可以決定的 (但誰有權力我也不太瞭)。

其他的部分,我陷入思考,如果我用自己是被害者家屬的立場想,可能是巨蟹座個性使然,我或許不會等到法律處理、就會像重案對決等等電影劇情一樣用最激烈最直接的手段復仇,把他殺了、再破壞另一個家庭,這樣能不能挽回已經逝去的親人?

不能,我知道不能

但是我就會這樣做,因為我知道對我而言最重要的是親人與家庭,我會因為保護他們不惜犧牲生命,若因為他人的暴力而失去他們之後,我也不認為自己能夠諒解、能夠想得到寬恕兩個字。所以我用現在的自己思考,我會報仇、而且會比執法人員還早,因為不能讓他們"保護"加害者。

復仇是我憤怒、難過、失去控制但是經過思考的行為,行為的結果我會承受

而這是我現在很理性地想,自己在上述狀況下可能的反應。說實話我也不知道我真正遇到的時候會怎麼做、所以大家可以把上述狀況說成打嘴砲。就像以前我不喜歡跟女生說我愛妳、因為我根本還沒做到愛妳一輩子一樣,如果我哪天做了,我才有資格說我會這樣做,會不會做的想法始終在我心裡存在、我做出來之後再說吧!

===================

換個立場想,自己這幾年經歷很多家裡的和自己的事情,連投資的基金都遇上數十年一見的大崩盤,所以我知道甚麼叫做停損:因為失去的不會因為你持續投入這隻賠錢的基金而回來,反而應該當機立斷地解約找更好的解決方式 (請見:情感經濟學)。

所以我也認為,既然親人已經逝去,解決加害者不能挽回,即使我知道甚麼叫做再犯率,我把眼光放大放遠,應該要做的是避免未來再有類似的情況,諸如:去除貧窮、教化人心等等,這些媒體與公眾人物持續做反例的各種方式。我可以選擇寬恕、又或者我無心再想太多,我必須找更多好事情、更多能夠讓自己感受到社會溫暖的行為來封住我心裡可能永遠無法填補的洞。

這樣也很好呀!這樣我也不會用自己最痛恨的方式去處理自己遇到的事情呀!

===================

想半天兩種方式都沒有一個肯定的原因讓我選擇某一邊、也沒有一個原因讓我知道我不想選哪一邊。所以我選擇只表態自己認為既有判刑案子應該循序處理、之後死刑存廢應該聽更多意見 (至少在我自己選邊站之前、還需要非常非常審慎地思考)。所以不要問我有甚麼想法,我沒辦法決定。

所以我不喜歡被迫選邊站、所以我不喜歡被詢問:『我要支持某邊,你呢?』,我們好不容易從一個正反兩極的政黨紛爭中和平走出來 (過程中的思想其實是暴力的、是當權者打壓在野者的過程),現在遇到其他事件,我們還不能知道原來答案根本是個"光譜",是從 0% (完全支持或完全部支持) 到 100% 的連續漸變分佈嗎?而且,我相信做個隱密且獨立的普查答案應該會偏向中間、端看問卷題目怎樣寫。

我會無法決定的原因不是冷漠、不是不關心社會國家和世界,是因為即使我身為一個個體,自己都多元地有正反兩面的意見,而到現在為止,我們把自己內心的想法說出來都好像在選邊站、被定型,會被定位,然後你的話就不再帶有正當性,因為你說的話包含與我的想法有不同的地方。

這不是我要的,所以不是很確定對方有聽得進不同意見的包容力之前,我會慎選自己的發言。並且,群眾的激情往往會讓事情失去焦點,所以我會選擇隔一段距離看。


不過我很同意貴婦奈奈說的:聽受害人的故事

如果你是可以聽得進不同意見的,我很願意跟你爭得面紅耳赤、雙方引用各種想法與例子,結束後,找家咖啡廳聊馬子、聊夢想。如果不是,而你認為我們應該站在受害者的立場,那麼,也請你想一下:

當初你們厭惡的廢死聯盟強加各種寬恕思想與社會資源給受害者家屬,與現在不完全支持就不是站在你們 (或他們) 立場,不都是一樣的嗎?

我這樣講又好像我是站在另一邊... 這樣,未來被判"極刑"的人,可以自己選擇直接贖回殺出執行、或是繼續定期定額接受各種教化保有該檔投資好了。
繼續閱讀...

2010年3月20日

2009 Nov - 2010 Mar 撲浪內容彙整 (主題:面臨畢業、性情大變)

如題,因為心情忙亂在畢業這檔子事上 (然後因為沒啥成果所以更慌亂),然後再加上本人私人因素搞到昏天黑地,已經無心寫有料的網誌文章,所以只能天天用噗浪靠北。事過境遷,原本只轉到 facebook 的噗浪,就整理到這邊、交代一下這段時間的自己。

我認清了一些事、溝通了一些事,現在只能思考、等待並且選擇相信
2009.Nov.




















2009.Dec. (在此澄清、上面有一些是十二月的,因為是用 javascript 方式貼上,所以分不清楚..將錯就錯)



2010.Jan. (十二月東西不多,因為本人在準備預口試,順利在12/31 號通過,這樣就是說,我最快可以在七月底畢業)










2010.Feb.





2010.Mar. (當然還沒完!!)







繼續閱讀...

Template by - Abdul Munir | Daya Earth Blogger Templa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