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8月24日

【舊BLOG】MSN Sharing Space -- 2005/8/16 隨筆



2005/8/16

隨筆

昨天晚上、或是說今天凌晨,在實驗室東摸西摸到三點多才回家,一路上沒什麼人、沒什麼車,不過就在我住的地方的騎樓停車時,看到一位中年婦女、牽著她的狗在蹓狗,天呀~這麼晚蹓狗?後來又走來一位年輕人,應該是母子吧!她們真悠閒半夜蹓狗~~

不過我沒有細究,便一掰一掰(請參閱受傷紀錄一文)地爬上四樓我住的地方,我租的房間是一個套房、水泥隔間空間算方正,它的優點是我有一面面對汀洲路的牆壁、是落地窗,由於台北市空氣不好所以我白天都關掉全部的窗戶,以致於房間很熱,所以回家之後會先打開窗戶通風再洗澡睡覺,這天,我依照慣例打開窗戶、正在準備東西要洗澡的時候,聽到樓下傳來的聲音~

女:「我這邊好痛......我懷胎十月你怎麼可以這樣子?.....」
男:「妳給我滾回去~~(很大聲)」
女:「不要呀~~~」

我向窗戶看過去,馬路上她們有點拉扯的動作,除了確定是母子關係之外,我還知道這年輕人很兇暴的要他母親回家,當下我考慮到,(1)如果我衝下去、應該說掰下去,搞不好打完我還沒有到一樓,並且我應該沒有能力阻止,雖然我是跛豪(2)這年輕人兇神惡煞的感覺,如果他是附近的混混,我搞不好會不得安寧,又搞不好我的小50繼卡拉OK酒醉客人摧殘以至於坐墊破洞、後燈全爛還會遭遇到另依場浩劫(寫到這裡我也覺得我想太多)........於是我拿起手機打110,報案!

報案完手機的時間是3:31,注意了一下想要看警方的效率,在等待警察的過程中,持續了一段時間的爭吵聲停止,我看到樓下那位女士有一點點跛腳的走到另一邊,男子沒有跟上,結果偉大的人民的褓姆竟然3:33就來了、超級強!中正二分局的員警與一名替代役弟兄,真是令人尊敬(但我還是不喜歡交警,因為被開過罰單..(!-_-)a ),他們一下子就找到那位女士,然後問沒兩句就讓她騎腳踏車離開了???我沒有聽到所以不清楚到底發生啥事~不過一跛一跛的樣子應該會令人起疑才對呀!再來,中正二分局就打電話到我手機,說警員問說現在沒有呀~我就回他說那位警察已經問到正確的人了,這時候男子出現,我也馬上跟電話那頭講,於是員警開始盤查,我一直在上面看~~想要了解到底結果怎樣?不過我只能看到動作聽不到聲音~過了大約半小時、也就是四點左右,員警拿出文件夾請男子簽名、這時一位女生也跑來、但是不確定他們的關係。男子轉身面向我這邊,我看到他的衣服:白色上衣(在左胸前有一行應該是藍色的字、不過太遠不確定)、灰色寬鬆西裝長褲..我忽然想到,他會不會還是一個學生?他會不會有一個精神異常的母親?他會不會有一個不務正業的父親或是說藉由喝酒逃避不管是的父親?他因為母親時常半夜跑不見、家裡的環境課業的壓力同儕的比較之下讓他有點怨恨這個世界給它的環境,然後他的情緒發在街上、跟他母親的對話中,又讓我這個晚上不睡覺的人恰好聽到,所以報警說有人打媽媽~

是誰對誰錯呢?我能說那年輕人在承受了這麼大的壓力之後還應該要理性地保有所有的應對禮儀?還是說我根本想太多把問題複雜化那根本是一個簡單的家庭暴力?這社會很複雜、我們不知道自己看到的是不是真相(數位相機放在實驗室、所以這則生活隨筆:沒圖沒真相...),不過不管如何,我回憶起切.格拉瓦(Ernesto Che Guevara)在他的摩托車日記(The Motorcycle Diaries)中所描寫的:一個生病的人,在他的家人的眼裡,很有可能連基本的尊嚴都不會有...........這段話.........






當時她雖然辛苦,但最少還是個有尊嚴的人,而在生病以後,她卻是連起碼的尊嚴都沒有了...............都像這個老婦人一樣,生活在滿懷敵意的空氣中;她們不在被當成是父親、母親、兄弟或姐妹,而被當成是家庭的負累。他們變成了家人疾恨的對象,變成了供養他們的健康家人的一個羞辱。



"革命前夕的摩托車之旅" by Ernesto Che Guevara






0 意見:

Template by - Abdul Munir | Daya Earth Blogger Templa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