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1月13日

選舉奧步?也分很多種...

今天的選舉結果,真的出乎我意料之外,我並不為國民黨的大勝高興、也不會認為民進黨失敗的沒有道理,不過我原本認為的政黨票竟然有所謂 5% 的限制讓我恍然大悟,這不是美意、這原來這是一個讓強者愈強的門檻。( 三小黨都沒選上,沒三小路用了啦! )

我承認我家裡是傾向藍的、我如果跟比較傾向綠的人聊天也會讓我是藍的,但是如果這樣就把我這個人說是傾向藍的,是有問題的,如果跟一個深藍的人聊天(比如說眷村認識的奶奶輩的人),如果他/她在緬懷以前,或是毫無原因地反民進黨,我也會跟他說國民黨黨產議題的確是一個沉重的包袱、應該透明化,也應該還諸於民;反貪污的問題基本上也是值得注意的。現在名嘴們就在說黑金復辟、思想控制未免也太早,就像我之前說、大部分人說聯合報是挺藍的,而我也贊同一個在聯合報的朋友說的,因為沒有二次政黨輪替,不知道聯合報是否會監督政府,這我贊同、雖然存疑。總之,以前支持綠不代表這些年之後還會支持綠、將選票投給藍的也不代表如果這些人要毫無尊嚴的去親善對我們不友善的中國、選民還會覺得尊重他們的意見。 所以,我也會讓別人覺得我似乎在反對國民黨,但是我到底是支持哪一邊的?我支持台灣人民(靠邀勒~這種話聽起來好討厭,現在大家說到爛掉)!

回家看到這個結果一方面分析一些我比較知道狀況的選區、藍綠優勝劣敗的結果(基本上就是剩一張嘴的高談闊論、沒有真正研究),我個人認為,先不管民進黨在台灣其他地方的情況,即使台北讓余天先生突圍成功,其實在該地區、原本是具有很大勢力的地方只是些微勝選,這必須讓人更加警覺(當然,其他地方也很誇張、夠讓人可以警覺的)。

一位親戚在旁邊說,余先生只是個唱歌的,毫無政治知識,憑良心講我贊同、他以前的確沒有在這方面努力過(很抱歉有之前籃球先生的失敗經驗、沒有經驗也不努力的人選上立委之後可能只是虛晃一招),但為什麼我後來跟他"大吵一架"呢?

原因是他說:另一位參選者既然是政治世家,應該拿這個去攻擊對方,說對方毫無政治經驗(這我同意,可以講清楚自己很有政治經驗、這樣如果他真的想為人民服務的話的確可以更有效率、更有方法)、說對方只是個演戲的、唱歌的,這樣可能會勝選。

這讓我聽到非常的反感,難道唱歌的、演戲的,就會利用他的專業(就我親戚的說法是:說哭就哭、說笑就笑)來愚弄老百姓? 或是說一些職業不是演藝人員的就不會寡廉鮮恥地虛造事件、打悲情牌企圖勝選?

親戚回應說,這是選舉語言、也有一些人利用對方賄選、是政客的奧步來選舉。

但我不以為然,我仍然認為,說賄選、雖然有一些是刻意地誤導民眾,但是如果這是真的,對方的確不應該、的確是錯的,如果這樣講,雖然是奧步(刻意造謠的話)但是可能會幫助自己的選情;而若將對方原本就有的職業、來預設其出身、或是會將其專業運用到錯誤的地方,這不僅不會對選情有幫助,反到會讓現在具有決定能力的中間選民感到反感、進而讓些微差距拉大(雖然現在狀況已定、這種假設的問題並無法得到證實)

並且,如果這樣說,當初為什麼柯老大、浪子心情葉委員、高金婚紗老闆、或是燃燒火鳥高先生選上的時候,沒有這樣說?只因為他是支持自己支持的?

人不應該因為自己的正當職業被分類、更不應該被看不起,如果用這點去攻擊人,是不是像笑人是殘疾人士那樣地令人不齒?

大吵一架、吵的是對於價值觀的不同無法溝通,我跟他並沒有不同或是相同的政治傾向,我也曾經跟他說過如果中國大陸如果這樣地在國際社會打壓台灣、無理無知的人民以殘爆的手段說不可分割,我真想要獨立。 台灣本來就是一個自治的政治實體,但我也的確希望對於中國的交流是勢在必行,如何取得尊嚴和實質利益是政治家應該去思考的。

但是,我也有一位在韓國念研究所、四川出生的網友呀!我也是跟他可以聊得很開、幫他找論文、聽到他說台灣人民應該有權力決定自己的未來時很高興的跟他說我也這樣想,我也不諱言我有所謂的大陸親戚,你第一次見到,她們並沒有甚麼政治立場,是看你是自己哥哥的長子、自己省吃儉用地送了六千元RMB的大紅包,我感到的是親情、雖然有點遠,但是如果我在街上遇到一個不知道狀況就覺得甚麼台灣是中國不可分的的一部分,我也是會跟他爭執的呀!(如果我那時候有時間)

不過我不知道為什麼要把"中國"妖魔化,把台灣本土意識狹義的曲解造成故步自封,我也不喜歡聽到有些人說"民進黨"就是怎樣怎樣!這樣實在不明就理。

不過我也承認有時候看一個候選人面相、長相、說話、風度,就是有所謂的喜好或是看不順眼,這跟為啥辣妹都沒有看得很順眼我、正妹沒辦法被我外表吸引最後用個性不合來否決我所有的努力一樣。

這,就是一個"感覺"

奧步是甚麼?這應該是用放諸四海皆準的道德來看、不應該用蒙上一層顏色的眼光來決定,不是嗎?

但是我還是覺得用"職業"去攻擊別人遠比刻意說人賄選還糟糕,這是我個人的想法。你呢?

還有,這次選舉的結果基本上不如我的預期,小黨沒有出頭、讓國民黨一黨獨大,是好事嗎?且讓我們拭目以待,如果,國民黨膽敢以一黨優勢蠻橫(當然,蠻橫有其不同角度的觀點)做些無謂的、消耗政府資源的政策(比如說:把自由廣場拆下換回大中至正,如果是換成 LED 我到是不反對),我相信質疑他們的聲音一定很大。

2008.01.13.

大家現在可以觀察,各種政治名嘴、政治人物,在這樣的情形下,到底是毫無分辨能力的胡亂支持,還是清澈明辨的監督、改革。媒體,也一樣。

附上一個朋友對於相關觀念的想法,這就是一個開放的國家的開放的人的想法、大家都可以說自己的意見、可以有爭執答辯、但這就是理想國裡暢所欲言的情景,我好嚮往。


0 意見:

Template by - Abdul Munir | Daya Earth Blogger Template